美人如喻剑如虹~

一点狗粮吃后感

「我啊,无论怎么活总会有后悔的时候,相反也会有所收获,但是目前没有和佐条分手这个选项。」
——「我也没有。所以……不要轻易地剪掉缎带啊。」
「缎带?」


摩托车后座的少年紧紧搂着前面人的腰,风声飒飒。我喜欢这个场面,想通后的草壁载因为心病和晕车差点要错过升学模拟考的佐条去赶考试,虽然不是手拉手跑着去,却有传统意义上的日剧跑一样的效果。

关于缎带的说法是佐条的一个梦。大概映衬了人年少时的感情总处在一种想用缎带把两人系在一起的冲动中,但总挡不住要有离别。听到别人在别处呼唤对方,是要干脆利落地剪短缎带吗?
梦中这个叫光的男生咔的一下把柠檬黄的缎带剪掉了,佐条问他,这是你喜欢的,为什么要剪掉?他回答,因为有人在喊你过去啊。但是不要紧,剪断了再系起来就好了,虽然没办法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可也别有趣味不是吗。


他们在春天萌动的新芽绿里相遇,夏季蝉鸣声中触碰对方嘴唇,秋天的课室内读着课文四目相望,冬天为对方撑伞把自己的肩头淋湿也不要紧。虽然都喜欢这样柠檬色透明般的相处,但未来总在前面呼唤——挡不住的,但不要紧,你有把我放在你未来的一个选项里,我也朝你靠近。这样就可以了啊。

当不再是少年的时候,把那条缎带系成别的样子,也不影响我们在一起啊。

真觉得,虽然是两个小小少年的初恋,却处理得比太多成年人厉害多了。



PS:听说漫画里两人交换了婚戒,呜呜~
遂写了一点狗粮的吃后感。

评论
热度 ( 4 )

© 弥生梨子酱 | Powered by LOFTER